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综合B2B正文

从-6.8%到3.2% 二季度GDP增速转正背后的变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20 浏览次数:0

这是7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二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此前,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经历了1992年以来首次单季负增长。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二季度GDP增速由负转正确实来之不易,超过了市场预期,此前很多机构研判二季度大概率是2%-3%之间的正增长。上半年-1.6%GDP增速也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这说明我们在二季度,正逐渐的去对冲疫情对一季度经济的冲击。

与此同时,管清友也表示,二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总额超过美国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这是1840年以来中国单季度GDP总额首次超过美国。从数据上来看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对于自己的国情和我们经济发展的阶段,要有一个清醒认知,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全年GDP总额为99.0865万亿,2020年上半年GDP总额为45.6614万亿元,如果要实现2020年全年GDP增速转正,则下半年GDP总额至少为53.4251万亿,相当于同比增长1.4%;如果要实现2020年全年GDP增长6%,则下半年GDP总额至少为59.3703万亿,相当于同比增长12.7%

投资

数据显示,1—6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81603亿元,同比下降3.1%,降幅比1—5月份收窄3.2个百分点,今年以来,全国固定资产投资降幅呈不断收窄的趋势。从环比速度看,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5.91%

分产业看,上半年,第一产业投资8296亿元,同比增长3.8%,增速比1—5月份提高3.8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投资85011亿元,下降8.3%,降幅收窄3.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188296亿元,下降1.0%,降幅收窄2.9个百分点。

对于基建投资增速回升的原因,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分析表示,一方面是赶工需求,另一方面是资金规模与效率提高。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的原因在于国内疫情好转,赶工需求回升。房屋施工面积累计同比增速均出现回落,而房地产投资增速明显上升,表明在交房压力下,房企需要赶工,施工强度上升。与此同时,货币宽松下,也加速房地产需求回暖。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表示,基础设施投资回升也是二季度GDP快速反弹的驱动因素之一。首先,5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速度已经上升到了11%,可以说是过去几年中最快的;其次,基础设施的质量在优化,这次我们强调了很多新的基建,同时更加强调了在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基础设施;第三,基础设施投资快速恢复增长,再加上我们其他的一些投资恢复增长,实际上也拉动了我们国内的工业生产,比方说挖掘机,这样一个直接和基础设施建设非常相关的工程机械在过去的几个月,增长速度已经达到了60%以上。发电量到了六月份的时候,也已经恢复到了6.1%的增长。

消费

数据显示,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526亿元,同比下降1.8%,降幅比上月收窄1.0个百分点。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虽均为负数,但降幅在逐步收窄。总体上,1—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256亿元,同比下降11.4%。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155869亿元,下降10.9%

潘向东分析表示,上半年社零同比下降11.4%,降幅较1-5月收窄2.1个百分点。汽车消费转正,主要受需求滞后释放以及各地出台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影响。地产链相关消费恢复地较快——需求滞后释放;地产竣工处于上升周期。往后看,当前基建、地产投资、汽车与地产链消费回升的逻辑可能会延续,上述变量仍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当前,消费主要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收入决定消费,居民收入如果下降或提升不多,也将影响到消费,二是房贷占居民总收入的比例依旧很高,房贷是不纳入居民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房贷占比过高将影响居民消费。

在居民收入方面,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居民实际收入呈下降趋势,但降幅不断收窄。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666元,同比名义增长2.4%,增速比一季度加快1.6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降幅收窄2.6个百分点。

就业

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564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62.7%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二季度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总量17752万人。

此前在疫情影响下,农民工外出务工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5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介绍,在4月末国家统计局组织的一次农民工快速调查显示4月末外出农民工规模已经恢复到往年的九成左右。如果以201912月外出务工的农村劳动力来推算——彼时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总数约为17425万,4月末仍有约1700万返乡的农村劳动力未外出务工。(二季度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总量已超过此水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也曾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今年农民工外出就业受到的影响还是比较大。一部分农民工因为疫情影响,无法外出就业;其次对于此前给外向型企业工作的农民工,因为海外疫情的持续,这些企业自身经营受影响,企业的岗位需求也相应的萎缩;第三,因为今年就业不确定大,农民工对于外出就业比较慎重。

总体就业目标上,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为6%左右。1-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3%6.2%5.9%6.0%5.9%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则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从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稳就业位于六稳首位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保就业位于六保之首。既说明今年疫情之下就业形势更为严峻,也显示今年特殊时期中央就业政策目标更加坚定。

未来方向

对于下半年GDP走势,管清友表示:全年的经济增长应该是一个前低后高的态势,目前,这也是市场的共识。相信三四季度随着中国抗疫的成果逐渐显现,我们经济恢复也会更加步入正轨,所以我觉得还是很期待。

潘向东则表示,展望下半年,中国经济修复的最大的变量在于出口。由于国内疫情控制得比较好,以投资和消费为代表的内需仍然存在继续改善空间,但当前全球疫情未出现收敛,尤其是美国在解封后疫情数据不断创新高,不排除未来局部重新封锁的可能,同时,印度等新兴市场人口密度大、医疗条件差,疫情的蔓延对这些国家经济造成压力,因此,出口是下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下一步政策方向,管清友表示,针对可能的疫情反复、国际贸易关系和中美关系的变化,我们确实要做好政策储备,不能一下子使劲儿使完了,根据根据情况做微调,相机抉择。

郭田勇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下半年,政策还是要继续安排到位。因为我们感觉中国的疫情防控到位以后,经济开始复苏,但是当前供给侧复苏的能力强于需求侧。一方面,很多偏出口的企业复工以后发现国外市场需求大幅缩减;另一方面,国内消费短时间内难以增加很多。所以未来还是要考虑如何在需求侧上做功夫,既要提升国内消费信心,同时进一步扩大开放,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交流。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